绿水因风

上一篇 下一篇

三日鹤。

赶着五月二十九日的尾巴,给朋友写下了这篇生贺。选了文艺三十题里的四道题来写,略有改动。

——前后位——

此刻的阿津贺志山晴空万里,风卷残云,然而正处于激战的刀剑男士们却无暇欣赏美景。

“鹤唷,还撑得下去吗?”三日月的眼中充满了关心的神色,其中还隐藏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杀意。

鹤丸此时正背对着他,衣袍的上血迹斑斑在白色的衬托下尤为显眼。

为数不少的溯行军已经将他们两人包围了,其他的同僚此时也处于各自的战斗中无法进行支援。三日月搞不懂为什么那个年幼的审神者会让尚无多少经验的他们来此地战斗,或许年龄过小真的无法妥善地指挥战斗。

“哈……当然没问题,不必担心。”手指收紧更加用力地握住了本体刀的刀柄,然后他沉下了声音,“看见染上红与白的我……一会死了也是件可喜之事吧。”

三日月垂下了眼帘,一个转身狩衣的宽大衣袖随之飘起,顺势将别在腰际的本体刀拔出,刀刃划出一道森冷的弧线,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那么,我的后背就交给你了,鹤。”

——走廊拐角——

自阿津贺志山回来后已经过了几日。三日月受了一些轻伤,可鹤丸就不是了。

本丸的众人还不能忘记那天出征队伍回来时,三日月抱着重伤的鹤丸不由分说地冲进了手入室,眼神早已没有以往的温和。然后、然后鹤丸就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静养,也不出来。那个审神者似乎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鹤丸的三餐全权由她送进去,其他人一切不得进入,不得打扰他的休息。

“您没有问题吗,三日月殿?”

“嗯?”正在发愣的三日月听到有人正在叫自己,便转头看到了演练结束后正在梳头的小狐丸,脸上露出了习惯性的微笑,“当然没有啊。”

可是……。小狐丸看着他撇了撇嘴,思考起了是否要将他忘记戴发饰的事情说出来,刚要开口,三日月又突然离开说要去准备茶具等会莺丸会来——小狐丸在他走开之前拉住了他。

“三日月殿,您的发饰没戴,还有,莺丸殿要下午才来,现在是上午。”他顿了顿,“自从鹤丸殿受伤后,您越来越心不在焉了,这么担心的话就亲自去看一看吧。”

三日月看着他愣了愣,然后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哈哈哈哈……有这么明显吗?不过……”他转头看向鹤丸屋子的方向,似乎有些自言自语地说道,“还是让他好好休息吧。”

照顾伤患什么的,我可帮不上什么忙啊。

于是一直到了今天的下午——那个审神者说要去钻研新的战术因此近期的出征都取消了——三日月百无聊赖地在走廊上走着,直到转角处他突然想起以前到这里的时候都能看到那个白色身影倏地窜出,大叫一声“哇”,双手抬得高高,然后笑嘻嘻地问他:“被我吓到了吗,三日月?”

思绪收回到眼前,正当他要踏出第二步时,竟然听到了那一声熟悉的惊吓声,接着,是一道日思夜想的白色身影——“哈哈哈,看你这幅模样肯定是被我吓到了吧!”鹤丸的声音中充满了得意,脸上灿烂的笑容表明他已经伤势痊愈。

“嗯?怎么了吗?”鹤丸收敛的笑容转变为了诧异的表情,他抬起手来在三日月发愣的面前晃了晃。

三日月感觉有些恍惚。他没有说话,只是在下一秒抓住了鹤丸的手腕,然后将他一把抱进了怀里。

“喂喂!三日月……”意料之外的动作让鹤丸慌张起来,“你、你这样真的是吓到我了啊……”顿了顿后,他也伸手回抱住了沉默的三日月,嘴角上扬露出笑容“我回来啦。”

——雨中的紫阳花——

“三日月——!”

三日月刚踏出房门就看到了鹤丸在不远处朝他招手。他先是用疑惑的语气嗯了一声,然后不急不慢地走了过去。

鹤丸此时的性子有些急,看到三日月这幅模样赶紧朝他跑过去,然后拉起了他的手:“快,我带你去看个地方!”三日月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踉跄了几步方才跟上了鹤丸步伐。

在一段段的绕弯后,鹤丸带着他来到了一间屋子的后方。于是,三日月看到了一簇簇的似乎是想把整块草坪都染紫的紫阳花,争相开放着,一时之间竟觉得有些眼花缭乱。

“怎么样?这块地方是我昨天才发现的,惊喜吗!”鹤丸看向三日月的眼中此时有些类似幼童邀功想要受到夸奖时的神色,语气中有些掩盖不住的得意。

三日月敛了敛眸子,地上的一片紫阳花似乎将他的眸子都映上了一层紫。“嗯,这真的是甚美、甚……哎呀,下雨了呢。”刚开口想夸赞点什么,便觉得几滴不明液体滴落在了脖颈之间,然后雨滴开始变得密集,渐渐织成了一片雨雾。雨中的紫阳花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白纱,有着难以言喻的美感。

“啊,这么一看更美了呢!”鹤丸有些兴奋,赶紧伸出手指着花儿说三日月你快看。

而三日月只是看着鹤丸,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接着缓缓开口:“看到了——不过雨中的仙鹤更美唷。”

“……”鹤丸一时竟接不下话,只能感觉自己的脸庞正在开始发烫。

“好了,先去屋檐下躲一会雨吧。尽管是刀剑,此时用的可是人类之躯。倘若不注意可是会生病的。”语气温和却有着不能抗拒的力量,三日月不由分说地将鹤丸的帽子给他戴上,然后拉起他去了屋檐下。

——虹——

雨来的快,走的也快。

此时的天空中原本厚实的灰色云朵也露出了一丝缝隙,阳光正迫不及待地想要从中钻出来,在另一侧的,则是一道弯得十分漂亮的彩虹。

“看,是彩虹呢!”鹤丸拉下了兜帽,微微扬起头,露出漂亮的颈线。

“是啊……真漂亮。”三日月看着鹤丸的双眼,里面正倒映着那天上虹。

END.

评论(2)
热度(17)
©绿水因风 | Powered by LOFTER